<em id="nmj92"><strike id="nmj92"></strike></em>

      <em id="nmj92"><ruby id="nmj92"><input id="nmj92"></input></ruby></em>
      <button id="nmj92"></button>
      <dd id="nmj92"><pre id="nmj92"></pre></dd>
      1. <rp id="nmj92"><ruby id="nmj92"><blockquote id="nmj92"></blockquote></ruby></rp>
        <dd id="nmj92"><track id="nmj92"></track></dd>
        <rp id="nmj92"></rp>
          1. 當前位置:   政策與改革 > 理論探討

            中華農耕文明:歷史演進、思想理念及對建設農業強國的現實啟示(摘編)

            時間:2024-03-14 作者:隋斌 來源:《中國農村經濟》2023年第11期 點擊次數:18020

            摘要:中華農耕文明是中國勞動人民幾千年生產生活智慧的結晶,是建設農業強國的底色和根基。本文從中華農耕文明的形成與發展、提升與壯大、成熟與繁榮、徘徊與危機、創新與復興五個發展時期,系統梳理中華農耕文明的歷史脈絡,挖掘提煉中華農耕文明蘊含的八大思想理念,包括農為邦本的重農觀、糧安天下的食物觀、拓土肥田的土地觀、務實創新的科技觀、和諧共生的生態觀、激發民力的民本觀、崇尚自然的田園觀和崇禮親仁的德治觀。在此基礎上,本文提出中華農耕文明思想智慧對加快建設農業強國的現實啟示: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確保糧食和重要農產品安全有效供給、保障耕地數量和質量、提升農業科技和農機裝備水平、推動農業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激發農業經營主體活力、建設宜居宜業和美鄉村以及繁榮鄉村文化等。本文創新性地從歷史文化觀和中華農耕文明演進發展的維度,系統地提煉中華農耕文明的思想理念。這些思想理念能為建設農業強國提供現實借鑒,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提供有力支撐,讓歷史悠久的中華農耕文明在新時代發揮更大作用。

            關鍵詞:農耕文明 傳統文化 思想理念 農業強國


            一、引言

            2023年6月2日,習近平在文化傳承發展座談會上指出:“文化關乎國本、國運?!薄叭绻粡脑催h流長的歷史連續性來認識中國,就不可能理解古代中國,也不可能理解現代中國,更不可能理解未來中國?!薄跋M蠹覔斒姑?、奮發有為,共同努力創造屬于我們這個時代的新文化,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

            中華文明根植于農耕文明。2017年12月,習近平提出:“把我國農耕文明優秀遺產和現代文明要素結合起來,賦予新的時代內涵,讓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生生不息,讓我國歷史悠久的農耕文明在新時代展現其魅力和風采?!?022年12月,習近平在中央農村工作會議上強調:“我們要建設的農業強國、實現的農業現代化,既有國外一般現代化農業強國的共同特征,更有基于自己國情的中國特色?!薄八^中國特色,就是立足我國國情,立足人多地少的資源稟賦、農耕文明的歷史底蘊、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時代要求,走自己的路,不簡單照搬國外現代化農業強國模式?!敝腥A農耕文明貫穿中國歷史,支撐了中華民族的繁衍生息,承載著厚重的文化積淀,是中華民族不斷汲取奮進力量、傳承發展的源泉,是中國人堅定文化自信的底氣所在。賡續中華農耕文明,能夠為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提供豐富滋養。源遠流長的中華農耕文明是如何形成并不斷豐富和發展的?蘊含著哪些深刻的思想理念?對建設農業強國有何啟示?本文從中華農耕文明的形成脈絡、思想理念和現實啟示三個方面,探討上述問題,以期為加快建設農業強國提供智慧和啟迪。

            二、中華農耕文明歷史演進的基本脈絡

            中華農耕文明與農業生產技術進步和生產關系變革相伴相生、綿延發展,是中國勞動人民幾千年來生產生活智慧的結晶,包含中華民族基于農事活動所形成的生產技術、農作制度、發展成就和思想理念等。其歷史演進可分為五個發展時期。

            第一個時期:中華農耕文明的形成與發展——新石器時期至戰國(約前7000-前221年)。磨制石器的運用推動了原始農業的誕生,神農嘗百草、后稷教民耕作、伏羲開創畜牧、嫘祖發明養蠶、大禹治理水患,中國先民開始了刀耕火種、紡織做衣的定居生活,成就了“黃帝、堯、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的局面,中華農耕文明由此起源。隨著天文歷法——夏歷的出現,農事活動由物候經驗上升到歷法規范。殷商至戰國時期,隨著青銅器、鐵器冶煉技術的發明應用,木、石、骨、蚌等材質的農具逐漸被淘汰,中國開始步入以鐵犁牛耕為典型形態的傳統農業階段。整地、中耕、施肥、鋤草、灌溉等技術的廣泛應用使土地肥力不斷提高,耕作制度逐漸完善,部分農田由撂荒轉變為連年種植,農業生產效率大幅提升。由于統治者的剝削和掠奪日趨嚴重,奴隸耕作公田的生產積極性急劇下降,井田制逐步瓦解?!秴问洗呵铩彿钟[》記載:“今以眾地者,公作則遲,有所匿其力也。分地則速,無所匿遲也?!彪S著土地私有化進程加速,以家庭為單位的小農經濟開始登上歷史舞臺,成為長達兩千多年封建社會的經濟基礎。春秋戰國時期,各諸侯國為了“廣辟土地,著稅偽材”,均把發展農業放在首位,從而達到富國強兵的目的。這一時期,農學思想迸發。例如,管子、荀子提出“強本論”,李悝提出“盡地力之教”,商鞅提出“農戰論”,韓非子提出“耕戰論”。

            第二個時期:中華農耕文明的提升與壯大——秦、漢、魏晉南北朝(前221-581年)。秦漢時期,國家實現統一,農業得到全方位的發展。隨著張騫出使西域,開辟絲綢之路,許多新的農作物品種得以引進,中華農耕文明與其他文明的交流互鑒不斷加深,影響力顯著增強。耬車、翻車等的發明,表明農具向多樣化、專業化發展。農田水利工程快速發展,形成關中、西北、江淮流域等灌區,特別是漢武帝時期興建的六輔渠、白渠、漕渠等水利工程,使關中地區成為沃野。北方地區大力發展抗旱保墑的旱地耕作技術,并在“畦種法”的基礎上形成了“代田法”“區種法”,逐漸成為農業和經濟發展的中心。西漢元始二年(公元2年),司隸校尉部,豫、兗、青、徐、幽、冀、并、涼8州以及朔方刺史部所在的北方地區有4687萬人口,而荊、揚、益3州以及交趾刺史部所在的南方地區僅有1272萬人口,約為北方地區的四分之一(張波和樊志民,2007)。魏晉南北朝時期,小麥、水稻種植面積大幅增加,在作物結構中的重要性進一步提高。國家直接參與農牧經營的程度明顯提高,屯田制度得到大規模推廣。北魏孝文帝推行的“均田制”,極大地調動了農民生產積極性,為之后中國封建社會進入鼎盛時期提供了制度保障。這一時期出現了一批重要的農學著作,不僅有《氾勝之書》《四民月令》《齊民要術》等綜合性農書,而且有《種樹臧果相蠶》《相六畜》等園藝、畜牧、蠶桑等領域的專業性農書,還出現了考察南方以及異域物產資源的《南州異物志》《涼州異物志》等書籍,這些農書極大地豐富了傳統農學思想。

            第三個時期:中華農耕文明的成熟與繁榮——隋、唐、五代、宋、元(581-1368年)。隋唐時期,經濟繁榮、社會穩定,政府興辦水利、獎勵墾荒、廣設糧倉。唐朝中期,人均耕地面積達到27唐畝(曹幸穗和王思明,2020),農業生產力大幅提升。天寶八年(749),“凡天下諸色米都九千六百六萬二千二百二十石”。充裕的農產品和發達的交通網絡,使得農產品的商品化程度大大提高,中外貿易和文化交流頻繁,呈現出萬邦來朝的強盛景象。五代、宋、元時期,北方地區戰事頻發、經濟發展趨緩,加之南方地區水田耕作技術趨于成熟,南方逐漸成為農業生產中心,人口首次超過北方,呈現“蘇湖熟,天下足”的盛況。農作物結構發生顯著變化,水稻躍居糧食作物產量首位;麥類也在南方得到推廣,如戴復古《刈麥行》中“我聞淮南麥最多”,陳瓘《自合浦還清湘寄虛中弟》中“湘山今見麥為春”,足以佐證。隨著中外交流的深入,各類農作物被大量引進,如占城稻、黃粒稻、西瓜、胡蘿卜等。農業生產工具和設施已相當完備,《王禎農書·農器圖譜》記載的農具就有260余種,水力和風力被廣泛應用于農業生產和農產品加工。糧食產量的提高也推動了經濟作物發展,尤以茶葉發展最為迅速,茶稅成為國家財政收入的重要來源。這一時期,涌現出一大批農學著作,特別是專業性譜錄,如介紹茶葉、農具、水稻、螃蟹的《茶經》《耒耜經》《禾譜》《蟹譜》等。僅《宋史·藝文志》中就記載了農書107部、423卷。契丹、女真、黨項、蒙古等游牧民族與漢民族頻繁交往,加速了農業化進程,促進了民族融合,共同推動了中華農耕文明的發展。農耕文明的高度繁榮有力支撐了中華文明成為世界文明的中心。

            第四個時期:中華農耕文明的徘徊與危機——明、清、民國時期(1368-1949年)。明清時期,國家空前統一,社會總體安定,人口增長迅猛,傳統農業達到高峰后出現停滯狀態。人地矛盾愈加尖銳、自然災害頻發、賦稅繁重以及技術革新緩慢,阻礙了農業生產發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為解決口糧不足問題,黃耆、馬齒莧等數百種植物被用作救荒食物(閔宗殿,2020a),《救荒本草》《野菜譜》等減災救荒類農書也相繼出現。番薯、玉米、馬鈴薯等高產糧食作物的引進,改善了農業種植結構,加之改造鹽堿地、合理施肥、推廣多熟制度等措施的采取,有效增加了糧食供給。但人均糧食占有量總體仍呈下降趨勢(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課題組,2012)。與隋、唐、宋、元時期相比,明清時期在生產技術、農作制度、發展水平和思想觀念等方面沒有明顯突破,加之閉關鎖國,對外交流減少,思想禁錮越發嚴重,中華農耕文明的發展總體上處于徘徊不前的狀態。鴉片戰爭后,中國從一個以自給自足的自然經濟為基礎的封建社會,逐漸淪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為救亡圖存,一些仁人志士在“西學東漸”的影響下,引進西方先進農業技術,創建農業學堂和試驗農場,開辦農會,創辦農報,譯介外國農學著作,試圖改良傳統農業。但由于戰亂頻繁、社會動蕩,國家積貧積弱的局面異常嚴峻,農業發展水平與西方的差距逐漸拉大,中華農耕文明遭受重大挫折。

            第五個時期:中華農耕文明的創新與復興——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在中國共產黨的堅強領導下,伴隨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進程的推進,中華農耕文明邁入傳承創新發展的新階段。新中國成立初期,恢復與發展農業生產,完成農業社會主義改造。改革開放后,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解放與發展農村社會生產力,終結了延續2600多年的農業稅,大大減輕了農民負擔,長期困擾中國人的溫飽問題得到解決。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實施農村土地“三權”分置改革,有效激發農業農村生產要素活力。實施“藏糧于地”“藏糧于技”戰略,農業綜合生產能力顯著提升。2021年,全國農機總動力達到10.78億千瓦,農作物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超過72%,糧食產量達到6828.5千克,人均糧食占有量達到483千克,高于國際公認的400千克糧食安全線,做到了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品種更加豐富多樣,棉油糖膠穩定發展,肉蛋奶、水產品、果菜茶供給充裕。脫貧攻堅戰取得全面勝利,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區域性整體貧困得到解決,創造了人類減貧史上的奇跡,億萬農民同全國人民一道邁入全面小康。中華農耕文明展現出新的生機和活力,為建設中華民族現代文明奠定了堅實基礎。

            三、中華農耕文明蘊含的重要思想理念

            中國是農業大國,也是農業古國。五千多年來,泱泱華夏孕育出了燦爛輝煌的農耕文明,凝聚著中華民族的偉大智慧,體現著中華民族對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之間關系和規律的認識和把握,具有旺盛和持久的生命力。在重農固本、糧食保障、土地利用、農業技術、生態保護、激發民力、人居環境、鄉村治理等方面,中華農耕文明形成了豐富的傳統智慧和獨特的價值理念,值得深入挖掘并傳承弘揚。

            (一)中華農耕文明蘊含著農為邦本的重農觀

            “務農重本,國之大綱?!敝袊怨乓詠砭桶艳r業作為治國理政的根本,始終重視農業發展。歷朝歷代的政治家、思想家都認為農業是國家經濟的基礎,是民族生存發展的命脈。古語曰:“五畝之宅,樹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雞豚狗彘之畜,無失其時,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畝之田,勿奪其時,數口之家可以無饑矣?!泵献又鲝垺叭收刈越浗缡肌?,富民必先“易其田疇,薄其稅斂”,體現了“農強則民富、民富則國強”的重農思想。荀子認為社會財富的多寡、國家的興衰、民眾的貧富主要取決于農業生產的狀況,提出應發展農業,盡力強本(涂平榮,2007)。司馬光提出農乃“天下之首務”,主張勸農、惜農、恤農??梢?,歷代先賢均將農業作為國家發展的重中之重。在重農思想的影響下,歷朝歷代頒布一系列法令以促進農業生產。宋神宗時期推行“青苗法”“方田均稅法”“農田水利法”,明神宗時期全面推行“一條鞭法”,清康雍時期廢除“人丁稅”,推行“滋生人丁,永不加賦”“攤丁入畝”政策。在傳統的農耕社會中,農事與農業既是普通民眾安身立命之本,也是國家繁榮安定之基,故農業既是民之大事,亦為國之大事(方錫良,2016)。重農思想和農本觀念成為古代社會發展經濟、治國安邦的選擇。中華民族五千多年的歷史表明,只有當農業興旺、農村安定、農民樂業時,社會才能穩定,國家才能興盛;反之,則社會動蕩,政權不穩。

            (二)中華農耕文明蘊含著糧安天下的食物觀

            “洪范八政,以食為首?!敝袊怨胖匾暭Z食生產與供給,在長期的歷史進程中形成了較為完備的糧食安全思想體系,并將糧食生產和糧食儲備上升到關乎國家存亡的高度?!豆茏印酚涊d:“粟者,王之本事也,人主之大務,有人之涂,治國之道也”,管仲向齊桓公提出“服帛降魯梁”的“農戰”計劃。齊國通過抬高綈的價格,引誘魯、梁兩國放棄糧食生產,舉國從事綈的生產加工和貿易,結果導致兩國在短短三年內便因糧食短缺而發生動蕩??梢?,糧食安全與國家政權的穩定息息相關。因此,中國古代政治家、軍事家都高度重視糧食問題。孫子曰:“軍無輜重則亡,無糧食則亡?!彼麖娬{在進攻階段“因糧于敵”,相持階段“以飽待饑”,防御階段“堅壁清野”。西漢時期的政論家賈誼提出了“積貯”論,認為糧食積貯是“戰、守、攻、懷敵與附遠”的先決條件。他在《論積貯疏》中提出:“夫積貯者,天下之大命也。茍粟多而財有余,何為而不成?以攻則取,以守則固,以戰則勝。懷敵附遠,何招而不至?”古代糧食安全最基本的內涵是重視糧食生產和糧食儲備,在思想、文化、制度方面的長期積累下,古代中國形成了獨特的糧食安全觀念(吳賓等,2006)。在重糧思想的影響下,歷代政權均把糧食問題放在突出位置,鼓勵糧食生產,加強糧食儲備,以此保障國家穩定和安全。

            (三)中華農耕文明蘊含著拓土肥田的土地觀

            土地是最重要的農業生產資料,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基。管子曰:“民事農則田墾,田墾則粟多,粟多則國富,國富者兵強,兵強者戰勝,戰勝者地廣。是以先王知眾民、強兵、廣地、富國之必生于粟也?!眹腋貭顩r決定國家糧食供給,也決定國家貧富和生死存亡。秦國商鞅變法,鼓勵開荒種糧。漢末曹操采納棗祗、韓浩等的建議,“募民屯田許下,得谷百萬斛”,并頒布《置屯田令》,有效恢復了農業生產。曹魏末期,屯田得到極大發展。南北朝時期,北魏屯田最為典型,設立專門的屯田管理機構,屯田墾殖遍及邊疆各地,并在內地各州縣招募農民屯墾。此后,隋、唐、宋、元、明、清都實行屯田制度。古代開荒拓土的做法與當今“藏糧于地”的本質是一致的。在積極屯田的同時,中國先民還通過用地與養地相結合的方式,采取多種手段改良土壤,培肥地力?!抖Y記·月令》總結了季夏之月“土潤溽暑,大雨時行,燒薙行水,利以殺草,如以熱湯,可以糞田疇,可以美土疆”的經驗。西漢農學家趙過倡行“代田法”,使土地輪換休閑以恢復地力。西晉郭義恭在《廣志》中總結了綠肥和水稻輪作復種的經驗,并提倡綠肥美田、施肥改土(華南農業大學農業歷史遺產研究室,1982)。宋代,“美田”“肥田”之法發展為“地力常新壯”論?!蛾悢贽r書》中提出:“或謂土敝則草木不長,氣衰則生物不遂,凡田土種三五年,其力已乏。斯語殆不然也,是未深思也。若能時加新沃之土壤,以糞治之,則益精熟肥美,其力當常新壯矣,抑何敝何衰之有?”《王禎農書》專辟糞壤篇,論述施肥改土的理論與技術。中國傳統農業合理耕作、積肥造肥等措施對保持地力具有重要作用(嚴火其,2015)。在拓土肥田思想的指導和實踐下,中國耕地面積不斷增加,部分原本貧瘠的土地逐漸成為良田,為農業進步和農耕文明發展奠定了堅實基礎。

            (四)中華農耕文明蘊含著務實創新的科技觀

            中國是世界農業起源中心之一。17世紀以前,中國的農業科技一直居于世界前列,其原因在于形成了一套以土地集約化利用為基礎、以先進農具為支撐、以水利工程為保障、以提高單產為目標的綜合性精耕細作技術體系。農具的發明和應用是古代農業科技水平的重要體現之一。新石器時期,中國先民發明了用于耕播整地的農具——耒耜,并開辟了相當規模的農田,開創了真正意義上的耕播農業。西漢趙過發明了專門用于播種的機具——耬車,這是近代條播機的雛形,有了耬車的幫助,一人一??梢浴叭辗N一頃”。春秋戰國時期,鐵制農具的應用和牛耕技術的推廣,大大提高了耕作效率。東漢末年,龍骨車的發明滿足了大田排灌的需要,一直到電力抽水機推廣之前,龍骨車都是中國農村地區使用最廣泛的排灌工具。由此可見,中國古代農具不斷發展成熟,呈現出多樣化、專業化的趨勢,推進農業生產力水平不斷提升。水利工程是古代農業科技水平的又一重要體現,中國是世界上最早開發和利用水利工程的國家之一。春秋時期楚國令尹孫叔敖修建的陂塘工程“芍陂”,被譽為“世界塘中之冠”。秦昭王時期李冰父子主持修建的都江堰,讓成都平原從此變成了“水旱從人”的“天府之國”,兩千多年來一直發揮著防洪灌溉作用,至今灌區還覆蓋30余個縣(市、區)、近千萬畝農田。中國古代利用江河湖泊,建設了一系列大型水利和田間灌排工程,在農業生產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此外,中國先民很早就認識到種子在農業生產中的重要性。賈思勰在《齊民要術》中提出混合選種法,即每年選取長勢較好的穗子單收單藏,作為第二年大田的種子,這種方法比歐洲早了1300多年。到了明清時期,又有了單株選種法,也叫“一穗傳”,即選取一個具有優良性狀的單株或單穗連續繁殖,從而培育出新品種??滴踉涍\用這種方法培育出當時著名的早熟品種“御稻”,并作為雙季稻在江浙一帶大面積推廣(閔宗殿,1984)。清代官修的大型農書《授時通考》中,收錄的水稻品種就達3429個(游修齡和曾雄生,2004)。由此可見,中國古代農業技術高度重視農業生產與自然要素相適應,注重挖掘人、地、器等生產要素的生產潛力(張森和郭占鋒,2019)。歷代先民在實踐中因地制宜、推陳出新、發明創造,取得了大量農業科技成就,這是中國古代農業長期保持世界領先地位的重要基礎。

            (五)中華農耕文明蘊含著和諧共生的生態觀

            早在上古時期,人們就形成了天地至上、敬天重地的重要理念。歷代先賢意識到,在適應自然、改造自然的過程中,要注重人與自然和諧相處,尊重自然發展規律,以達到維護生態平衡、實現可持續發展的目的。中國傳統農業在春秋戰國時期就懂得合理利用和保護自然資源,并善于巧妙利用生物間共生互養關系。這一時期,湖州產生了“?;~塘”的農業生產模式,具有“塘基種桑、桑葉喂蠶、蠶沙養魚、魚糞肥塘、塘泥壅?!钡耐暾湕l(中國農學會農業文化遺產分會和北京市海淀區京西稻文化研究會,2015),形成多層次的生態農業系統。這一種養結合模式至今仍具有較強的科學性和先進性,體現了尊重自然、敬畏生命的生態意識和價值理念?!墩撜Z》記載“子釣而不綱,弋不射宿”,即不用大網打魚,不射夜宿之鳥。古語曰:“數罟不入洿池,魚鱉不可勝食也。斧斤以時入山林,材木不可勝用也?!边@體現了古代思想家關于自然資源“取之有時、用之有節”持續利用的傳統智慧。中國古代樸素而獨特的生態思想不斷發展并形成了以合天時、地脈、物性之宜為核心的農業生態保護制度。西周時期頒布的《伐崇令》規定:“毋壞室,毋填井,毋伐樹木,毋動六畜;有不如令者,死無赦?!边@體現出對資源保護的極度重視。西周還專門設立掌管山林川澤的機構,制定政策法令,如“山虞掌山林之政令,物為之厲而為之守禁”“林衡掌巡林麓之禁令,而平其守”。秦國《田律》規定:“春二月,毋敢伐材木山林及雍(壅)隄水?!边@說明,秦國已將保護生物資源思想形之于法律條文。幾千年來,中國先民在生產實踐中注重處理人與自然的關系,傳統生態思想始終貫穿于農業生產實踐,并不斷深化發展(劉北樺和唐志強,2022),逐步形成了一套完整系統的生態保護制度。這是中國傳統農業乃至中華農耕文明綿延發展的重要原因。

            (六)中華農耕文明蘊含著激發民力的民本觀

            縱觀歷史,歷代政治家、思想家都倡導“民本思想”,主張調動農民的積極性,改善生產關系,解放和發展生產力。周代實行井田制,“方里而井,井九百畝,其中為公田,八家皆私百畝,同養公田,公事畢,然后敢治私事”,使得農事耕種漸有秩序。春秋時期,統治階層就認識到要實現“強民力”,必須“養民力”,民本思想已基本呈現出來,民為國家所重視,并視為根本(楊艷秋,2023)?!豆茏印つ撩瘛酚涊d“量民力則事無不成”,《版法》記載“用力不可以苦”“用力苦則勞”。戰國時期魏國李悝提出“盡地力之教”,認為“治田勤謹則畝益三升,不勤則損亦如之”,并制定了“平糴法”,平抑糧價,避免谷賤傷農。其法“行之魏國,國以富強”。秦國商鞅變法,獎勵耕織,生產多者可免徭役,“僇力本業,耕織致粟帛多者復其身”,極大地調動了農民生產積極性。而秦始皇時期沉重的賦稅和徭役,使民眾的經濟負擔驟然加重,民力透支,農業生產受阻,引發了紛爭四起的秦末之亂,最終導致秦朝二世而亡。漢初汲取秦末的教訓,推行休養生息政策,農業生產得到空前發展。到了漢武帝時期,“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露積于外,腐敗不可食”。北魏推行均田制,男女皆可授田。隋唐推行租庸調制,減輕農民負擔,促進了農業生產。唐玄宗開元十四年(726)耕地面積約為東漢和帝元興元年(105)的兩倍(閔宗殿,2020b)。宋代大力推行勸農制度,專門設立勸農司,對鼓勵農業生產發揮了重要作用。民本思想體現了重視民意、民生和利用民力發展農業生產、鞏固社會秩序的傳統智慧。民本思想作為一種深刻的政治理念和現實力量,在中國社會政治生活中產生了重大和廣泛的影響(諸鳳娟,2012)。在以手工勞動為基礎的自然經濟占主導地位的中國古代社會,“強民力”“養民力”伴隨著農業生產關系的變革與進步,不斷推動著農耕文明的演進發展。

            (七)中華農耕文明蘊含著崇尚自然的田園觀

            中國傳統的農業生產方式以及“天人合一”的哲學思想,孕育出追求依山傍水、田園風光的家園文化,逐漸形成了崇尚自然的價值理念。先民對恬靜閑適生活的希冀和向往,體現在諸如“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等詩句中。中國幅員遼闊、氣候多樣,各地區的人們依據當地的自然條件和資源稟賦建造房屋,展現了獨到的智慧。江南地區的“四水歸堂”式民居利于通風和排水;福建的土樓有較強的防衛功能;西北的窯洞冬暖夏涼;西南的干闌式民居利于防洪防潮、防蟲防獸。在村落布局上,中國人講究“順其自然”,與當地山勢、水系、道路相結合。被列入第四批中國傳統村落名錄的廣西壯族自治區龍州縣中山村,坐落于一船形山崗上,為順應自然地形,村莊按船形建設,中部為街道廣場,用作集市和節日活動的場所,東面為陸地交通入口,西面是水路交通碼頭,自然景觀與人文景觀交相輝映、和諧統一。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的安徽省黟縣宏村三面環山,依山水地勢建成牛形村莊以及連通全村的人工水系。村莊中部的月沼為牛胃,用于貯水防火,也是村民聚集活動的區域;蜿蜒流過全村各家門前的水圳為牛腸,方便村民生活起居;南湖為牛肚子,是涵養生態的重要水源;湖上架起的4座橋梁為牛腿,暢通村落對外往來,堪稱傳統民居中尊重自然、利用自然的樣板。傳統民居是最具有地域性和氣候適宜性的物質載體,是以人與環境和諧共處為目的而形成的實踐活動場所,其與環境地貌的完美交融以及獨具特色的營建樣式,蘊藏著古人的生態智慧(劉校汲和侯梅芳,2022)。時至今日,遍布于廣袤大地的傳統村落仍然承載著華夏五千多年親近自然、和諧共生的理念(李華胤,2022)。

            (八)中華農耕文明蘊含著崇禮親仁的德治觀

            禮儀是以建立和諧社會為目標的行為規范和道德準則,包含對自我的克制以及對他人的理解。周公制禮作樂,奠定了中華文明德治的基石。儒家認為“禮之用,和為貴”,主張“為國以禮”,把“禮”作為治理國家、管理社會的重要手段?!蹲髠鳌る[公十一年》記載:“禮,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后嗣者也?!避髯诱J為,“人無禮不生,事無禮不成,國家無禮不寧”。農業不僅具有經濟屬性和社會屬性,而且在維系人與土地、人與人、人與國家的關系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這是中華農耕文明德治觀的根源,也是禮俗習慣和村規民約的體現(趙敏,2005;盧瑤玥等,2023)。就禮俗習慣而言,《禮記·月令》記載,每逢春天,周天子率領三公九卿、諸侯大夫到東郊迎春,祭祀芒神,祈求農業豐收。這種遵循自然節律的理念被巧妙地投射到個體生命與社會秩序的結構之中(隋斌和張建軍,2020)。清明祭祖等各具節氣時令特色的禮儀活動一直延續至今。就村規民約而言,北宋的《呂氏鄉約》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成文的村規民約,包含“德業相勸、過失相規、禮俗相交、患難相恤”等內容,為后世鄉村自治奠定了理論和實踐基礎。德治作為一種以社會規范和村規民約等手段進行治理的非正式制度,在中國傳統社會治理體系中占據重要地位。這種通過禮俗結合以化成天下的德治實踐,對現代社會風氣的改善和鄉村治理等仍有諸多有益啟示(馬良燦和康宇蘭,2022;余慧,2023)。很多古代村規民約至今仍保存完整,其中所包含的禮儀規范,成為德治文化的重要元素。中華農耕文明所包含的習禮、尊禮的道德規范和公序良俗,體現了以德化人的德治思想,蘊含著中國人勤勉自持、睦鄰友群、尊老愛幼、守望相助的文化特質,代代相傳、沿襲數千年而不衰,浸潤在中國人的處世原則中,對維系鄉村社會和諧穩定發揮了獨特作用。

            四、中華農耕文明思想智慧對建設農業強國的現實啟示

            中華農耕文明博大精深、歷久彌新,為農業農村經濟發展提供了豐富的生產技術、管理經驗與文明觀念。新時代新征程建設農業強國,要立足“三農”發展實際,對照農業供給保障能力強、農業科技創新能力強、農業可持續發展能力強、農業競爭力強和農業發展水平高,即“四強一高”的基本特征(魏后凱和崔凱,2022),把賡續中華農耕文明與建設農業強國的目標任務結合起來,充分發揮中華農耕文明思想理念對推動農業強國建設的作用。

            (一)堅持農為邦本的重農觀,建設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農業強國

            無論社會現代化程度有多高,農業始終是關系中國人飯碗的基礎產業,農村始終是關系社會穩定的戰略后院,農民始終是關系政權鞏固的重要群體(唐仁健,2021)。長期以來,中國是“農業大國”,但非“農業強國”。這主要表現在:一是中國農業規模大,但農產品供給保障能力還不強,不能最大限度地實現自給自足,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食物消費需求;二是農業總產量高,但核心競爭力有待提升,生產要素配置、品牌競爭力等方面還有很大提升空間;三是農業技術得到大面積推廣應用,但關鍵技術和核心創新能力還有待提升,農業科技貢獻率與發達國家相比還有較大差距;四是粗放式農業增長方式尚未得到根本扭轉,2021年化肥農藥利用率約為40%,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為0.568,與發達國家尚有較大差距。建設農業強國是保障中國14億多人生存發展的國家安全戰略,也是應對外部環境不確定性的重大戰略安排。

            要傳承弘揚中華農耕文明農為邦本的重農觀,樹牢“強國必先強農,農強方能國強”的發展理念。一要健全黨領導“三農”工作體制機制。實行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鄉抓落實的農村工作領導體制,完善五級書記抓鄉村振興責任機制。二要落實“四個優先”。始終把解決好“三農”問題作為全黨工作的重中之重,優先保障“三農”資金投入,建立鄉村振興財政投入保障制度;優先滿足“三農”發展要素配置,引導資本、技術、人才等要素更多向鄉村流動;優先安排農村公共服務,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標準統一、制度并軌;優先考慮“三農”干部配備,配齊配強各級“三農”工作領導班子。三要加快推進城鄉融合。統籌編制和實施城鄉發展規劃,努力破解城鄉二元結構和妨礙城鄉要素平等交換、雙向流動的制度壁壘。強化以工補農、以城帶鄉,推動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協調發展、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系。多途徑拓寬農民增收致富渠道,持續縮小城鄉收入差距,實現農民收入穩步增長,城鄉協調發展。

            (二)堅持糧安天下的食物觀,建設糧食和重要農產品安全有效供給的農業強國

            “糧食安全是‘國之大者’”,“保障糧食和重要農產品穩定安全供給始終是建設農業強國的頭等大事”。隨著社會經濟發展和人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糧食安全的內涵不斷擴展。糧食安全不僅要保數量,還要保多樣、保質量。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糧食綜合生產能力持續提升,但人多地少的矛盾仍然突出,同時國際形勢復雜多變,氣候變化導致的極端自然災害多發,保障糧食安全的壓力依然很大(He et al.,2022;杜志雄,2023)。

            要傳承弘揚中華農耕文明糧安天下的食物觀,實施“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產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國家糧食安全戰略,全方位夯實糧食安全根基。一要健全種糧農民收益保障機制。政策扶持與經營增效同時發力,健全價格、補貼、保險“三位一體”的政策體系,延伸糧食產業鏈條,實現種糧節本提質增效,讓農民種糧有錢賺、多得利。二要壓緊壓實糧食安全責任。全面落實糧食安全黨政同責,健全糧食安全考核機制,做到主產區、主銷區和產銷平衡區飯碗一起端、責任一起扛。強化“藏糧于地”“藏糧于技”的物質基礎,加大力度建設高標準農田,加強重要農產品生產保護區和特色農產品優勢區建設,實施新一輪千億斤糧食產能提升行動。警惕自然災害、氣候變化等對糧食安全的突發沖擊,積極探索糧食安全儲備、應急流通供應的多渠道存儲供應路徑,創建多元糧儲新格局。持續推動更高水平農業對外開放,牢牢把握農產品進出口貿易主動權。三要踐行大食物觀。加快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保護好生態環境的前提下,向森林、草原、江河湖海要食物,向植物動物微生物要熱量、要蛋白。大力發展設施農業,全方位、多途徑開發食物資源,構建多元化食物供給體系,更好地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多元化的食物消費需求,持之以恒開展糧食節約行動。

            (三)堅持拓土肥田的土地觀,建設耕地數量質量雙保障的農業強國

            耕地是農業生產的命根子,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根基。如何管好用好耕地始終是一個基礎性、全局性、戰略性的問題,只有把耕地保護好、建設好,國家的糧食安全才有可靠保障。中國耕地質量總體不高,中低產田占到七成,缺乏水利灌溉設施的旱地占到一半,位于年降水400毫米以下地區的耕地占15.8%,部分省份耕地后備資源已經嚴重不足,全國土壤強酸性耕地面積達2.93億畝,部分地方地力嚴重透支,水土流失、地下水嚴重超采、土壤退化、面源污染加重已成為影響農業可持續發展的突出問題(Huang et al.,2014;喻永紅等,2021)。要傳承弘揚中華農耕文明拓土肥田的土地觀,既要管住耕地數量,也要管控耕地用途、提升耕地質量。一要嚴守耕地紅線。落實耕地保護黨政同責,以“長牙齒”的硬措施,堅決守住18億畝耕地紅線??茖W編制和實施國土空間規劃,劃實補足永久基本農田。二要嚴格耕地用途管控。明確耕地種植優先序,堅決遏制耕地“非農化”、基本農田“非糧化”,確?!傲继锛Z用”。強化耕地使用的法制保障、政策支持和監測監管。三要提升耕地質量。大力建設高標準農田,逐步把15.46億畝永久基本農田全部建成適宜耕作、旱澇保收、高產穩產的現代化良田。推進現代化灌區建設和改造,提升農田抗旱排澇防漬減災能力。穩步推進黑土地保護利用,扎實推進鹽堿地綜合治理和開發利用,有序推進酸化耕地治理,實行耕地輪作休耕制度,整治地下水漏斗區、重金屬污染區,確保地力常新。

            (四)堅持務實創新的科技觀,建設農業科技和農機裝備先進的農業強國

            農業的根本出路在于現代化,現代化的關鍵在于科技進步。農業科技自主創新能力是農業強國的重要標志。當前,中國農業科技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一定差距,主要表現為三個方面:一是核心種源、生物育種和智慧農業等前沿技術亟待突破;二是設施裝備研發應用集成水平不高;三是農業技術推廣體制機制不健全,科技成果轉化率低(何可等,2023)。

            要傳承弘揚中華農耕文明務實創新的科技觀,著力提升農業科技貢獻率。一要加快實現農業科技自立自強。以突破“卡脖子”技術為重點,以產業急需為導向,在自主創新和集成創新上,不斷取得原創性重大成果。二要提升農業設施裝備水平。加強農業設施裝備工程化協同攻關,加快大馬力機械、丘陵山區適用機械和高端智能機械研發制造,大力發展設施農業,用現代化的設施裝備支撐農業穩產增產。三要改革優化農技推廣模式。健全產學研推協同開展農業技術推廣的體制機制,加快科技成果市場化、產業化步伐;加強農業科技社會化服務體系建設,擴大科技成果轉化利用的覆蓋面。

            (五)堅持和諧共生的生態觀,建設綠色低碳可持續發展的農業強國

            農業可持續發展是建設農業強國的必經之路。堅持農業可持續發展是對中國農業發展模式的反思,也是對中華農耕文明生態思想、生態倫理的再重視。農業農村是生態產業和生態系統的重要屏障。農業發展活動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當前,部分地方圍湖造田、圍海造地、過度養殖、過度捕撈等現象還時有發生,秸稈、農膜、畜禽糞污還未得到很好的回收利用。

            要傳承弘揚中華農耕文明和諧共生的生態觀,走綠色可持續發展之路。一要健全以綠色生態為導向的農業政策支持體系。堅持生態效益和經濟效益并重,大力發展生態循環農業,實現系統性低碳循環發展,形成同市場需求相適應、同資源環境承載力相匹配的現代農業生產方式,讓良好生態成為鄉村振興的支撐點。二要大力做好“土特產”文章。著力開發鄉土資源,拓展農業多種功能,挖掘鄉村多元價值,促進價值鏈提質增效。圍繞“三品一標”建設,供給更多綠色、有機和名特優新產品,促進供給優化升級。高水平建設優勢特色產業集群、現代農業產業園區、農業產業強鎮,集聚產業發展要素力量,貫通產加銷、融合農文旅、對接科工貿,促進產業鏈條延伸鍛造。三要集成推進農業面源污染防治。依托國家農業綠色發展先行區,探索建立全鏈條全要素綜合防治機制,持續實施農藥化肥減量增效行動,推動農業農村廢棄物和農產品副產物的綜合利用等產業集成發展。

            (六)堅持激發民力的民本觀,建設經營主體充滿活力的農業強國

            農民是農業強國建設的主要參與者和直接受益者。只有充分調動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發揮農民的主體作用,才能有效推進鄉村全面振興。當前,農村各類人才緊缺,主要原因在于三個方面:一是外出務工收入長期高于農業生產經營收入,大量農村勞動力轉移到城鎮;二是城鄉二元結構下農村基礎設施建設,以及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制度長期滯后于城鎮;三是農民缺乏職業培訓和良好的創業前景,而高等教育體系培養出的農業人才又很難長期扎根農村。要傳承弘揚中華農耕文明激發民力的民本觀,充分調動農民的生產積極性。一要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保持農村土地承包關系穩定并長久不變,落實集體所有權、穩定農戶承包權、放活土地經營權,不斷健全以農戶家庭經營為基礎、合作與聯合為紐帶的現代農業經營體系。二要著力提升農民素質和培育壯大新型農業經營主體。深入實施“頭雁計劃”,培養更多增收致富帶頭人,引導傳統農民向高素質農民轉變;大力發展家庭農場、農民專業合作社和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充分發揮聯農帶農作用,促進經營規?;?、組織化、產業化水平全面提升。三要建立高效的社會化服務體系。加快建設專業化服務組織,創新多元化服務方式,促進小農戶與現代農業有機銜接。

            (七)堅持崇尚自然的田園觀,建設宜居宜業和美鄉村的農業強國

            鄉村既是農業生產的空間載體,也是廣大農民的家園故土。把鄉村建設好,推動鄉村實現由表及里、形神兼備的全面提升,對于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不斷滿足廣大農民對美好生活的新需要新期待具有重要意義。當前鄉村建設存在兩個方面突出問題:一是許多農村基礎設施、公共服務與城鎮存在較大差距,亟須完善提升;二是部分地方打著“現代化”的旗號,亂拆亂建,使原有的田園風貌和鄉村承載的傳統文化功能遭到破壞,嚴重損害鄉村的人文情懷和歷史底蘊。

            要傳承弘揚中華農耕文明崇尚自然的田園觀,按照尊重規律、因地制宜,注重保護、體現特色,節約資源、綠色建設的原則,建設宜居宜業和美鄉村。一要有序推進農村人居環境由點及面整體提升。編制并實施好“多規合一”的實用性村莊規劃,加強蘊含鄉韻、承載鄉愁、融入肌理的秀美鄉村建設,打造各具特色的現代版“富春山居圖”,實現山清水秀、天藍地綠、村美人和。二要穩步提升農村基本公共服務水平。加強農村基礎設施建設,補齊產業路、旅游路、倉儲物流設施短板,推進農村教育、醫療衛生、養老服務等基本公共服務均等享有、便利可及。三要保護好傳統村落和歷史文化遺產。加大對古鎮、古村落、民族村寨、歷史遺跡、文物古籍的保護力度,強化對農耕技藝、傳統手工藝、民俗節慶的活態傳承,使鄉村成為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的美麗家園。

            (八)堅持崇禮親仁的德治觀,建設鄉村文化繁榮興盛的農業強國

            加快建設農業強國,推進農業農村現代化,不僅要讓農民的物質生活富裕,也要讓農民的精神生活富足。鄉村振興,既要塑形,也要鑄魂。然而,“當前,一些村莊優秀道德規范、公序良俗失效,不孝父母、不管子女、不守婚則、不睦鄰里等現象依然存在,紅白喜事盲目攀比、大操大辦等現象時有發生?!边@些現象,不僅損害了農民的利益和形象,也影響了鄉村的發展和進步。要傳承弘揚中華農耕文明崇禮親仁的德治觀,推動形成文明鄉風、良好家風、淳樸民風。一要深化農村精神文明建設。將中華農耕文明中蘊含的向善、為和、有序的價值觀念與和諧、文明、法治等現代價值觀念相融合,使之成為涵養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源泉。二要推動移風易俗。完善村規民約等社會規范,弘揚傳統美德和良好風尚,發揮禮儀制度的教化作用,引導農民向上向善、孝老愛親,革除高價彩禮、厚葬薄養等陳規陋習,營造弘揚新風正氣的良好氛圍。三要豐富鄉村文化生活。結合民俗文化、民間傳統技藝、鄉土風情風貌,因地制宜舉辦農民群眾喜聞樂見的文體活動,不斷增加富含農耕、農趣、農味的文化產品和服務供給。充分發揮農民豐收節、農民文化藝術節等平臺載體功能,強化對鄉村文化建設的引領帶動作用。

            五、結語

            按照生產技術、農作制度、發展成就和思想理念等方面的主要特征,中華農耕文明發展歷程可分為形成與發展、提升與壯大、成熟與繁榮、徘徊與危機、創新與復興五個時期。中華農耕文明蘊含的思想理念主要包括:農為邦本的重農觀、糧安天下的食物觀、拓土肥田的土地觀、務實創新的科技觀、和諧共生的生態觀、激發民力的民本觀、崇尚自然的田園觀和崇禮親仁的德治觀。中華農耕文明彰顯中華民族深厚的歷史底蘊和傳統智慧,賡續中華農耕文明對加快建設農業強國具有重要的理論價值和現實啟示。當然,傳統農耕文化由于其歷史局限性,還存在一些弊端,要取其精華、去其糟粕,守正創新、推陳出新,努力實現創造性轉化和創新性發展。


            責任編輯:經濟研究處

            本網為非營利性網站,轉載的文章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來電、來函與我們聯系。
            ?
            主辦單位:中國農墾經濟發展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東三環南路96號農豐大廈 郵編:100122
            京ICP備11035685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4728號
               
            亚洲无码99天堂性爱